【解放日報】“中國方案”何以填補17年無阿爾茨海默病新藥空白

文章來源:解放日報 黃海華 俞陶然  |  發布時間:2019-11-04  |  【打印】 【關閉

  
  解放日報·上觀新聞記者獲悉,2019年11月2日,國家藥品監督管理局批準了上海綠谷制藥有限公司治療阿爾茨海默病新藥——九期一(甘露特鈉,代號:GV-971)的上市申請,“用于輕度至中度阿爾茨海默病,改善患者認知功能”,填補了這一領域17年無新藥上市的空白。這款中國原創、國際首個靶向腦-腸軸的阿爾茨海默病治療新藥,將為廣大阿爾茨海默病患者提供新的治療方案。

  

  

  自發現阿爾茨海默病(俗稱老年癡呆癥)100多年來,全球用于臨床治療的藥物只有5款,臨床獲益不明顯。全球各大制藥公司在過去的20多年里,相繼投入數千億美元研發新的阿爾茨海默病治療藥物,320余個進入臨床研究的藥物已宣告失敗。

  

  中國方案何以沖出重圍?“其他藥物是靶向單一病因,我們走了一條完全不同的道路,運用‘整體觀’,而不是頭痛醫頭腳痛醫腳。”九期一首席科學家、中科院上海藥物所學術所長耿美玉用了一張大象的圖片來這說明這個“整體觀”。

  創新,就是要做從0到1的突破。與國際上將治療靶點聚焦在β淀粉樣蛋白、Tau蛋白不同,耿美玉團隊獨辟蹊徑,顛覆性揭示了九期一靶向腦-腸軸的抗阿爾茨海默病發病的全新機制。九期一是一種從海藻中提取的寡糖藥物,可通過抑制β淀粉樣蛋白聚集、調節腸道菌群失衡、降低神經炎癥等多靶特性,發揮其抗阿爾茨海默病作用。

  糖,是構成生命的重要物質,但糖在科學研究中一直被忽略。一開始,人們以為糖只是能量物質,后來發現是結構物質,再后來發現是重要的信息物質,它對于一些復雜疾病的發生發展起了重要作用。不僅精子卵子的活動離不開糖,人的機體免疫也離不開糖,許多腫瘤病人也被發現了細胞膜糖鏈異常。與此同時,糖類的結構非常復雜,四個糖分子可以組成3萬多個不同序列,因而給做藥帶來很大困難。

  沒有科研自信,就沒有九期一的今天。“自1997年我們建立了第一個實驗室,從海藻中提取到了這種寡糖后,九期一的作用機制到底是什么?我們一直被專家質疑。”耿美玉說。別人都在做小分子藥物,而用糖類藥物來治療老年癡呆,不管是結構確定、質量控制、制備工藝,還是模型建立、評價體系、體內代謝過程研究等,從未有過先例。

  

  耿美玉(前排左一)聯合團隊部分成員

  “一路走來非常孤獨。”耿美玉哽咽地說,在這條“前無古人后無來者”的科學道路上進行探索,需要突破現有認識的局限,更需要大無畏的勇氣。作為一名科學家,她原本只需做探索性研究就行了,但她執著于要把研究做成一個新藥。今年9月以前,在22年的漫長探索中,耿美玉沒有發過一篇相關論文,除了大年三十休息一天,她每天都是從家里到實驗室,再從實驗室到家里。

  為期36周的3期臨床研究結果表明,九期一?可明顯改善輕、中度阿爾茨海默病患者認知功能障礙,與安慰劑組相比,主要療效指標認知功能改善顯著,認知功能量表評分改善2.54分,治療第4周起,九期一?即出現顯著療效,且持續穩健地改善。九期一?安全性好,不良事件發生率與安慰劑組相當。

  “我們最終要用規范嚴謹的臨床試驗數據來說話。”耿美玉介紹,他們報給國家藥品監督管理局的實驗數據資料多達179箱、53萬頁。   

  多年來,我國在藥物研究上一直是跟蹤創新,包括抗腫瘤藥物在內,真正意義上的中國原創藥物少之又少。

  耿美玉聯合團隊研究發現,在阿爾茨海默病的進程中,腸道菌群紊亂可誘發腦內神經炎癥,導致認知障礙。近年來,人們對胃腸道菌群的認知逐漸加深。目前研究證實,腸道菌群失衡與自閉癥、抑郁癥、帕金森癥、阿爾茨海默病等疾病都有著密切聯系。

  中科院院士陳凱先說,當今人類的疾病譜發生很大變化,許多非傳染性的慢性病沒有明確的病原體,而是多因素導致的復雜疾病。一直以來的阿爾茨海默病藥物研發,都是從腦部去探尋原因,耿美玉研究團隊運用整體觀創新研發機制,帶來了耳目一新的成果。

  正是因為選擇了全新的藥物靶點、作用策略、治療模式和物質基礎,在輝瑞、禮來等國際著名藥企紛紛宣告在這個領域的失敗后,耿美玉研究團隊提出的“中國方案”不僅給沉睡了17年的阿爾茨海默病新藥市場帶來了希望,還將引領國際糖類藥物研發新方向。(原刊載于《解放日報》客戶端上觀新聞 記者黃海華 俞陶然)

  
快乐开奖结果查询结果